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昌德博客

汲取美好奉献美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1968年9月至1979年在黑龙江597农场就职,最后2年任农场党委秘书, 1979年2月起至2007年,10年任上海虹口区医药公司工会主席,10年任上海雷允上北区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兼工会副主席、党委秘书,2007年退休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昌德笔下597--22 我们的蔡老天爷  

2013-05-25 10:11:57|  分类: 昌德笔下597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      蔡尔诚,193511月生,四川宜宾县人,195011月抗美援朝时曾任防化学侦察班长、排长、防化参谋。19584月随0597部队集体转业北大荒,创建597农场气象站,任站长。中等个儿,黑黑的脸,鼻子上永远架着深度眼镜,眼光朝上,爱琢磨天,总藏着深深的奥秘,597的人都亲切地称他:我们的蔡老天爷。
    1986年,得知老蔡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消息,惊喜有加,也想起1976年我跟老蔡之间的一段经典谈话。
    那时,我跟老蔡在团机关同住一间集体宿舍,老蔡住西铺,我住东铺,有时也会家长里短一番。那年,黑龙江气象局举办的《气象工作简讯》要刊登蔡尔诚的事迹,我是近水楼台,写他当然是第一人选。要出名了,老蔡欣喜万分,但看看自己人模鬼样的,觉得寒碜得很。他跟我说,如果有一天我成了名人,你会说,这个人一床被子(织锦缎绸面花被子)从新到旧从来没有拆洗过。平时很少洗脚,真是十足的泥腿子,好不好笑?我听着鼻子酸酸的,不知是激动还是同情。因为我知道,他妻子王学敏长期卧病在床,独住老招待所,家庭温暖没得谈。他把多年来精心收集的气象日志交给我,乖乖一大摞,足足4000多天,没有一天空白。他以为我看不了,也看不懂。哪想到我一页又一页,一天又一天,4000多天全装到了我的脑子里,并加以整理归纳,去粗取精,写到长篇通讯《扎根于群众的风云哨兵》之中,文章发表一年后,老蔡对我说,这一年我根本没看你的文章,不敢看,外行嘛,我怎么看。最近才看的,惊出一身汗,你对气象这么了解,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外行。
    十年以后,老蔡预言实现了,而我早于1979年二月回上海,这段经典的谈话一直深深地埋在我的心里。
    刚到597不久,一次麦收,因为预先没掌握天气变化情况,收割不及时,金黄喜人的麦子被雨水泡在地里,刺痛了老蔡的心。虽说自己学的不是气象专业,但防化跟它还是可以挨上边的。于是他决定要创办气象站。因当时条件不允许,只能是气象哨,更谈不上单站预报。就这样,凭一个小小的百叶箱,几支气温表,气象哨在粮种场建立了。有一次,他偶然从一本书上看到外国用数理统计的办法做单站长期预报。于是从1961年起,他用四、五年的业余时间参加北大举办的气象函授大学,学完了大学数理统计课程。这时,他已经不是十足的泥腿子了,而是学有理论做有实践的新型泥腿子了。
   有了气象理论,但一实践,老蔡却经常碰壁,报对了不知道为什么对,报错了也不知道错的原因。因为数理统计讲的是比对,当然不能适应瞬息万变的大气候,更不说山地小气候了。
    1963年三、四月,当地连阴多雨,据分析,五月份还要继续涝下去,对春播影响很大。为了报准五月份的天气,老蔡背起挎包,顶着呼啸的大风,几次来到九十里开外的宝清县曙光大队,向有看天经验的老农李万祥请教。李万祥回答他:以后不是涝,而是旱。老蔡听了半信半疑,回站后就作了预报。果然乌云慢慢散去,天气由阴转晴,由涝转旱,证实了李万祥的说法是正确的。这件事引起老蔡的深思:理论如何与实践相结合?以后他隔三差五地到李万祥处取经,有时一住三、五天,甚至半个月,并在七星河、十八里公社、宝清等几个地方作调查。在两年的时间里走访了29个生产大队,请教了280名有看天经验的老农民。他看到,在数理统计以外,还有许多不能用数字来表现的天气元素,比如:“太阳伸腿”,“老云接驾”等等,而这些正是数理统计的缺门。于是,他开始收集气象谚语,很快就收集了二、三百条,并逐步用到短期预报上,但简单地对号入座并不奏效,特别是转折性天气和灾害性天气。他又去请教李万祥。这一天正是雨后第二天,气温明显升高,并且出现“老云接驾”和“老龙斑”的现象。按照谚语说法:“暴热有雨”,“老云接驾,不阴就下”,“老龙斑,不过三”,第二天应该是个雨天。可是,李万祥认为:雨后热是应节气(这天正好是6月20日),虽有老云接驾,但没有出现日晕,太阳没有“往上使劲”。“老龙斑”预兆有雨,但时间不能肯定。他断定,第二天还下不了雨,作出了准确的预报。
    老蔡从谚语与实践的结合中找到了从旧天气里看新天气,抓主要矛盾的预报方法,初步了解了短、中期预报问题。1972年7月25日、26日正是“龙口夺粮”的紧张时刻,太平洋上两个台风中心连续向东北地区接近,最近一个台风中心已到离这个地区不过300公里的海参崴,上级气象台、站分别发出台风紧急警报。通过观测,老蔡认为:气压下降,南风加大,浓云密布,台风的触角已经伸进来了,根据气象学理论来看,这是台风到来的征兆。台风侵袭毫无疑问,但他又发现,南方天边的云层比其它方面薄,并且云层越来越高,说明台风方向已经发生改变,不会从这地区经过,于是作出24小时内天空由阴转晴,没有台风的预报,使各连队的麦收生产争取了主动。
    每年,旱涝天气严重地威胁着农业生产。准确预报旱涝成为天气预报中的一个难点。在老蔡的日志里反复问自己:焦裕禄同志在制服兰考“三害”中,方圆跋涉了五千余里,走遍了全县,我在攻克旱涝预报的过程中,有没有象焦裕禄那样进行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,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呢?。他又迈开双脚,仅用8天时间就访问了七星河、杨树、常张等15个生产大队52名老农。常张大队老支书跟他说,老鸦子的窝门朝西南,今年一定东北风的雨多。付家大队胡大爷说,喜鹊窝口朝南,好下北风雨,下雷雨多。回到农场,原三队的一个老农又告诉他,野蜂窝的口也能指示当年风向。......
    在老农的启发下,他又不辞辛劳地来到农场东部的长林岛,对“老等”窝、水耗子窝和水鸡窝进行实地调查。以后又经常对太阳的颜色、天气的气色,换节气与旱涝的关系作具体分析。这使他看到,单用“压、温、湿、风”资料验证谚语,作旱涝预报的方法是不完全的,必须从风、云、气候、物候等因素的综合分析中看天气变化的总趋势、总发展找出它的规律来。1972年他们作了9次长期预报,对了6次。1973年用了11次预报,对了8次。1975年作了13次对了10次,预报的准确率已逐步提高到80%.
    19758月以后的事都是我从资料中查来的,据说,他把研究重点转移到用云预报暴雨上来,成功预报了19801025-26日三江平原大雪和1981729日三江平原东部特大暴雨。

       1983年,他在全国性刊物和学术会议上提出了“中国暴雨云型”理论。198482日,银川附近暴雨,1985721日丹东暴雨,都被准确预报。19866月至8月,他在国家气象中心做48天全国范围内24小时预报,共4次全部准确报出,并出书《雨前云兆》。

       1986年,省人大授予特等劳动模范称号,5月全国总工会授予科技先进工作者和“五.一”劳动奖章、71日省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。19878月出席全军英模会,三总部授予“英模荣誉证章”。1994年调入八一农垦大学。

    1976年,稿子写完后,我同时寄往黑龙江气象局和屯垦戍边报,1976年7月10日两家单位同时以“扎根于群众之中的风云哨兵”为题发表。1977年,全国气象杂志第三期又以“广阔天地战风云”为题予以发表。

昌德笔下597--22 我们的蔡老天爷 - 昌德 - 昌德博客
 
昌德笔下597--22 我们的蔡老天爷 - 昌德 - 昌德博客
 
昌德笔下597--22 我们的蔡老天爷 - 昌德 - 昌德博客
 
昌德笔下597--22 我们的蔡老天爷 - 昌德 - 昌德博客
 
昌德笔下597--22 我们的蔡老天爷 - 昌德 - 昌德博客
 

(以上图片从刊物上复制。)

    
    
 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